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文运盘州”文学沙龙2020年第三次改稿活动在云上森林农场举行

2020/5/30我们相聚云上森林农场 5月30日,“文运盘州”文学沙龙2020年第三次改稿活动在盘州沙淤云上森林农场举行,10余名沙龙成员参加了活动。此次活动随性自由,批评辛辣又不失幽默…

2020/5/30
我们相聚云上森林农场

5月30日,“文运盘州”文学沙龙2020年第三次改稿活动在盘州沙淤云上森林农场举行,10余名沙龙成员参加了活动。此次活动随性自由,批评辛辣又不失幽默,极大地提高了大家写作的积极性。活动现场,王浩老师是第一个被“开涮”的。他此次交来的文章语言“高大上”,而且大量引用名言警句。这样的写作方式适得其反,直接被大家批评为“假大空”。不仅不接地气,还大大削弱了自己的语言特色。吴思思老师交来的是一篇在县级获得过一等奖的文章。她本以为,会受到大家的“热捧”,没想到一阵“砖头”拍过来。该文章不仅体裁不明,而且语言混乱。吴思思老师愕然:唉!这一等奖当初是怎么评得的呀?冯定英老师是一位有底蕴的作者,有丰富的写作经验。可这次,冯老师的作业也被大家“修理”。大家说,冯老师的文章打磨不足,语言不够精炼。对于秦科老师“读者”版的语言腔调,大家笑言,如果学生时代拿去写“恋爱信”,一定会打动不少花季少女的芳心哟。唉!秦科年轻,说不定他还在怀念大学的时光呢!一阵调侃,秦科害羞了,现场“淌汗”。
陈顺梅、罗环是沙龙的女老将了,她们两位老师语言逐渐成熟了,但文章的格局小,抒发的还是“小情怀”。大家坦言,如果思想站位再高一点,境界再深远一点,文章的分量、内涵,不就加重加深了吗?罗丹的作业,除了立意不够新颖之外,有的地方语言表达也不够准确。调皮的罗丹也不甘示弱:你们没看到我的进步吗?快,快,大家给我一点鼓励!小样的!哈哈哈……一阵笑声过后,大家又拿起“斧头”接着“砍”文章!王拓老师第一次写小说,就被林英老师“枪毙”了。林英老师说,此小说,直接就是没有修改的价值,要求王拓重新构思,重新写。唉,洋洋洒洒近万字呀,可惜了!可惜了!小半个月的熬夜,白熬了。卓美老师是大家心目中的“女神”,可这次大家的“斧头”照样对准她“大砍特砍”,说她的文章结尾两段话多了,能不能节省一点墨水,该删掉的删掉呀?卓美老师认真做了记录,她说回家后,一定会好好修改。沙龙主持李廷华,被罗丹直接怒怼:华哥!你的作业里有错别字,下次注意了!罗环也接着又“削”又“砍”:文章里还有几句经验化的语言,你不是老是叫别人,语言要陌生化吗?唉!主持人的文章也没有把好关,看来,下次真的要注意了!
唐向阳老师的作业,大家的综合评论是,故事情节没有写到位,缺乏画面感。写旧物件,一定要写自家的旧物件,而不是介绍大众的旧物件。潘何瑶老师的作业,大家认为没有把自己坚持梦想,一路走来的艰辛写出来。大家说,先要写自己打拼的实践,才能写出文章最后的那些感慨。不然,不合情理。魏黔梅老师的作业,也同样被大家“狂砍”。大家说,她的文章应该再写细腻一些,才能充分体现出思想变化的幅度,让文章更耐读,更走心。骆贤、任小丽、林英三位老师这次没交作品,骆贤说,他一直没找到好的素材,没找到好的故事;任小丽说自己写了,但是因为不满意,不敢拿出来;林英老师说最近太忙,静不下心来,所以也没有完成作业。呵呵,看来,这命题写作难倒不少人哦!难能可贵的是,这三位老师对大家的作业,都进行了点评!!!“砍”作业砍得太投入了!差点忘了,现场还有两位远道而来的钟山区的客人。一位是西南文学网的主编吉庆菊老师,一位是钟山文学沙龙的傅伯林老师。两位老师此行,一是为西南文学网盘州创作基地挂牌,二是促进两地文学沙龙的互动交流。唉!有点小遗憾,就餐时两位老师没有喝酒,盘州文友的热情因此降低少了几分!下次再来,请一定见证一下我们盘州厚重的酒文化哟!下期沙龙主题是什么呢?龙主任小丽老师已经做出安排:以“家”为主题,体裁不限,6月30日截稿。如果您也有兴趣,请加入我们的团队!让我们一起玩文学、被文学玩吧!下次沙龙再会!

主办| “文运盘州”文学沙龙
编辑|李廷华 卓美 李茂 秦科 潘何瑶
摄影|秦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羽毛球拍品牌评测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umaopai.com/306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