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教坛风云》第一章(4)(日更5000字)

  白雪飞感觉和这位王师傅很投缘,两个人一见如故。她想自己应该多交往几个企业界的朋友,这对自己在教学工作中理论联系实际很有帮助。  告别了王师傅,白雪飞看了一下手表,已经中午十二点了,于是在路边的小饭…

  白雪飞感觉和这位王师傅很投缘,两个人一见如故。她想自己应该多交往几个企业界的朋友,这对自己在教学工作中理论联系实际很有帮助。
  告别了王师傅,白雪飞看了一下手表,已经中午十二点了,于是在路边的小饭馆里随便吃了点馄饨。然后就挤上二十一路公交车,来到滨海造锁总厂。
  当她走到滨海造锁总厂生产计划处办公室的时候,看见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女职员正在给两个学生讲解工业净产值报表呢。
  白雪飞走上前去,客气地说:“师傅你好,我是滨海经济管理学校的教师白雪飞,我是来看望师傅和学生的。”
  张文丽感觉很突然,她说:“没想到,白老师这么年轻呀,来,天儿热,吹吹电扇吧。”
  白雪飞也说:“师傅你也很年轻呀。你贵姓?”
  钱艳艳立刻说:“白老师,我们师傅姓张,大名叫张文丽,怎么样?好听吧?”
  “真好听。你们在研究什么问题呢?”
  “工业净产值的计算。”师徒三人异口同声。白雪飞心里想:他们师徒的关系真融洽呀!
  白雪飞坐下来立即参加了工业净产值统计的讨论。
  张文丽很会说话,她说:“两个学生非常勤学好问,就是这工业净产值计算讲了两遍了,还是不明白。可能是我讲得不够好。”
  钱艳艳赶紧说:“张师傅客气了,是我们太笨了。”
  白雪飞仔细一看,张文丽设计的《生产费用分解表》和自己的《生产费用调节表》几乎完全一样,只是关于税金的计算,两个表不太一样,于是,白雪飞在张文丽的表上略加修改,就成了自己的调节表。张文丽听了白雪飞的解释以后说:“白老师,你这样修改以后,更加合理了。”
  白雪飞说:“用我这个表计算工业净产值,只要会计资料是唯一的,生产法和分配法计算的结果在数字上完全一致。”
  张文丽说:“对呀,以前我也是奇怪,怎么两种方法计算的结果不一样呢?”
  白雪飞说:“目前学术界存在着两种看法,一种意见认为:无论采用什么资料计算,分配法工业净产值和生产法工业净产值都不可能完全相等,应该存在着计算误差。另一种意见认为,如果两种方法都使用一张生产费用表的资料,应该是相等的。我赞成后一种意见。”
  张文丽说:“白老师,经过你这么一说,我算是明白了。”
  “那好,以后我们多联系,互相学习互相帮助。我想要一份你们企业去年一个月的生产统计资料和去年的年报资料,然后我加工一下,给与适当的修改参数,便于下一届学生做模拟实习用。你看方便吗?”
  张文丽很热情地说:“可以,可以,我叫两个学生给你复写一份好吗?”
  “好的好的,我下周三来取吧。”白雪飞说。
  “老师不用了。我们送到你家里吧,我们还要让你看看实习报告呢。”
  “好的。”白雪飞把自己家的地址写了个便条留给了两个学生。令白雪飞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工业净产值的探索,使她得到了一个重要的信息:企业界许多统计员计算工业净产值都需要使用《生产费用调节表》,于是她编写了一本统计案例分析资料,题目叫《如何做好工业净产值统计》。这样她整个假期都在忙于推广工业净产值的计算方法,推广她设计的《生产费用调节表》。她想把自己对工业净产值统计的探索写成论文,投稿到国家统计局的内部刊物《统计教学参考资料》上面。这样也可为以后晋升技术职称准备点条件。
  一天夜晚,家人都进入了梦乡,白雪飞一个人静悄悄地在书房学习《工业统计学》教科书。这是一本由中国统计出版社出版发行的新书。其中工业净产值统计一节中,作者写道:“用一个资料计算工业净产值,生产法和分配法计算的结果是不一样的”。并且还举例说明这一点。而白雪飞那时候已经在企业统计岗位上工作了多年,凭着她的统计工作经验感觉他这个提法是不严谨的。于是她反复测算了那个例题,琢磨了工业净产值的计算公式。突然发现作者的例题中有两个小错误,正是这两个小错误致使两种方法计算的工业净产值不一样。这个发现使她非常兴奋,在静静的深夜里,她感觉自己好像在知识的海洋里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她重新计算了那个例题。在计算过程中体会到这两处小错误的出现,不是笔误,也不是计算误差。而是作者对计算公式的理解有问题,她重新补充了那个公式,然后用她的新公式计算工业净产值。结果用生产法和分配法计算最后数字都是一样的。她感觉补充后的公式更加严谨。想:能不能把自己的公式告知国家统计局和作者本人呢?
  她想到了写一篇论文与作者商榷。于是动手写起来,论文的题目是《对工业统计学中“工业净产值”一节的看法》。他写道“在论文中我阐述了自己的观点和自己补充后的公式,并将教材中的例题用新方法计算了一遍。结论是用同一资料计算工业净产值,生产法和分配法结果完全一致。”
  论文写完以后,她反复推敲了多次。感觉自己的公式没有问题,比教材的公式更加科学和严谨。于是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恨不能把欧阳博海叫起来分享。
  第二天,白雪飞在那一篇论文的基础上,加进了《生产费用调节表》的因素,写了一篇新的论文《介绍一种计算工业净产值的新方法》,写好以后投稿到中国统计的最高期刊《统计研究》编辑部。她心情激动地想:如果能够发表在《统计研究》期刊上,说明自己的学术研究得到了国内统计界的认可。
  在白雪飞忙于搜集模拟实习资料、忙于在滨海造锁总厂、滨海陶瓷厂、滨海轴承仪器厂、无线电厂等工厂推广她的工业净产值统计方法的时候,欧阳博海在家爬格子呢。他主动承担了送孩子去幼儿园和做晚饭的家务活儿。白雪飞中午一般不回家吃饭,欧阳博海只是随便吃一点剩饭。一直到晚上他们才能一家人团聚吃个像样的饭菜。
  每天,欧阳博海早早起床,给孩子穿衣吃饭,把孩子送到幼儿园以后,自己就开始写书。他对自己要求很严,一个错别字也不能有,而且书稿写得干净漂亮,近似书法比赛稿,于是进度比较缓慢。
  一天黄昏,主管教学的任平理校长突然来教师宿舍找欧阳博海。欧阳博海正扎着围裙在狭小的走廊里做饭呢,蜂窝煤炉子上坐着高压锅,锅里发出炖排骨的香味。欧阳博海把任校长让进屋里,室内很小只有三、四平方米左右。欧阳博海拿起抹布擦擦椅子说:“请坐吧。”
  任校长说:“哇,你这里实在太挤了。唉!咱们学校条件比较差,对付一下吧,明年咱们的家属楼就竣工了,到时候你也可以分配到一套住房。”
  欧阳博海说:“那样就太好了。不过也没关系,这点困难我还是可以克服的。您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任平理对他说:“原本主编《会计学原理》的朱老师因病住院了,全部书稿需要由你来编写。但是你只能算参编。主编仍然是朱老师,因为这是在会议上定好的,不能更改。”
  任平理说这句话的时候白雪飞正好从外面回来,她刚要提出反对意见,欧阳博海却痛快地答应了。任校长走后,白雪飞推着欧阳博海进屋,然后说:“你怎么那么痛快就答应了,这不是明摆着太吃亏吗?”。
  欧阳博海调侃地说:“夫人你这就不懂了,这叫不给领导出难题。编写一套符合中专教学需要的教材,对学生有利,对教学有好处,就是不让你个人署名,写上集体创作,你能说不干吗?人民教师的觉悟哪里去了?哈哈哈……”
  白雪飞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只好佯装生气地说:“开饭吧。”
  他们的儿子欧阳康宝见妈妈爸爸起争执,就说:“妈妈爸爸别吵架,那样不文明。”于是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吃起了晚饭。
  晚饭后,白雪飞对欧阳博海说:“师兄,能帮助我看看我编写的教学案例吗?你不帮助我看看,我总是不放心交稿。”
  欧阳博海说:“好一个属马的,就是跑得快,我这才写了一章,你就完成一个案例的编写了。好,我帮你把把关。”
  于是这天晚上,欧阳博海和白雪飞一起认真地研究了工业净产值的计算的各种数据、研究了生产费用调节表的科学性、实用性、可行性等。他们把这个教学案例叫做“基层企业计算工业净产值案例分析”。
  白雪飞说:“我在滨海市几家企业试用了我的《生产费用调节表》,感觉没有什么漏洞,但是,我们使用的教材上非要说生产法和分配法计算的工业净产值是不一样的。于是,我写一篇论文,和王驰伟教授商榷,但就是梳理不出一个头绪。你看看,这是我写的草稿。有什么不周全的地方帮助我补充补充。”
  欧阳博海看完白雪飞的论文草稿,感觉很多地方交代得不清楚,于是推翻了全部重写,费了一天的功夫才完成。完成后两个人又仔细琢磨了多遍,感觉没有什么问题了,论文题目定为《对工业统计学中“工业净产值”一节的看法》。他问:“你准备向什么刊物投稿?”
  白雪飞看着重写后的论文,感觉比自己的初稿好多了。她说:“我在犹豫,想投国家统计局办的《统计教学参考资料》,不知道行不行?是不是层次太高了?”
  徐博海说:“怎么不行?我看应该试一试,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行不行。净产值问题是统计的难点问题。”
  “那好,我这就找信封,明天就投出去。”白雪飞一边说一边拿出了信封,在上面工整地写上了地址,欧阳博海则把论文认真地誊写了一遍,准备明天寄出去。这是他们第一次合作写论文,也是他们教学生涯的开端。当他们做完这一切的时候,东方已经发白,他们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凌晨五点了,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当日历一页一页翻过的时候,在连个电扇都没有的小屋子里,顶着炎热夏天33度的高温,欧阳博海感觉自己几乎成了写作的机器,他不但完成了《会计原理》的全部书稿,还帮助白雪飞完成了案例教学资料、模拟实习资料的审稿和定稿工作。终于在开学的前一天,他们把一个假期的劳动成果摆在桌子上。然后可以痛痛快快地喝上一杯啤酒了。两口子不由得感叹:当教师也不容易呀,整个暑假都在忙碌!
  白雪飞拿起啤酒瓶子给欧阳博海倒了一杯,自己倒了杯雪碧。她说:“博海,从现在开始,我们要有一个新的人生规划了,你说对吗?”
  欧阳博海喝干杯中的啤酒,非常感概地说:“是呀,当教师也不能光图舒服,那样会误人子弟的。其实也舒服不了,看看这个假期,咱们刚到学校来就忙成这个样子。以后不但要忙乎,还要有目的地忙乎呀。”
  白雪飞说:“通过下厂指导实习,我感觉学生的实际工作能力太差了,有的学生竟然连电话都不会打。许多学生下去近两周还不知道做什么好。很盲目。”
  欧阳博海说:“岂止是学生盲目?学校本身也没有一个明确的教学目的,只是把学生放下去,笼统地说让学生实践一下所学的理论知识,具体是哪些理论知识需要实践,怎么实践,达到什么标准,怎样验收合格,学校也没有一个具体的教学计划。这就是问题所在。”
  “是啊,我们应该向学校有关部门提出建议,加强学生下厂实习的管理。”说起这些话题白雪飞总是很热情。
  欧阳博海说:“建议什么?我们首先自己得弄明白:我们培养的学生应该达到什么标准,中专学生理论上不一定要很精通,但是动手能力一定要强,甚至要强于大学生。这才具有中专生的特色,才受社会欢迎。”
  “太经典了,这正是我想说的。”白雪飞很激动地说。
  “来,喝酒,为知己者干杯,今天你也破个例,喝啤酒吧。”欧阳博海说着给白雪飞倒了半杯啤酒。
  “那好,以后我们就把培养学生的动手能力作为奋斗的目标,干杯!”白雪飞激动地说完,喝掉了杯中的酒。
  “不对,严格地说是培养学生的专业技能。专业技能的培养将成为中专教育的特色。从中专毕业的学生应该有一技之长。”欧阳博海又斟酌了一下说。
  两个人这才把杯子碰在一起,他们踌躇满志,决心在教坛施展自己的才华。那天晚上他们谈天说地一直到很晚,最后还过了满怀激情的夫妻生活,可以说是最为圆满的一天了。以后他们在老年的时候回忆起那个晚上还是感觉那么美好。人这一生回忆起年轻的时候,能够做到青春无悔,那感觉太好了!
  【推送《教坛风云》的花絮】今天收到朋友圈的留言,说:“建议将烟台市修改成滨海市,相应的工厂和学校都写成滨海市,这样大家就不会猜想作品中的人物是现实中的谁了。”作者太行飞剑采纳朋友的建议,从这一期开始回避“烟台市”这个字眼,以后出书的时候也不用烟台市,全部改成滨海市。希望朋友们继续提出宝贵意见。
有的朋友说,日更5000字比较好,这个故事情节完整。太行飞剑接受这样的建议,以后全部改成日更5000字。
作者简介:张凤英(网名太行飞剑),女,副教授,现居住杭州,山东散文学会会员,当代文学海外版副主编,江山文学网签约作家及小说编辑,在江山文学网站发文100多万字,其中长篇小说三部,常年在《胶东文学》《奔流》《草原》《千高原》《作家新视野》《平原作家》《齐鲁晚报》等省内外各种纸媒发表文学作品,从2009年开始把文学写作当成一种生活方式,为此心中充满欢乐。
温馨提示:亲爱的朋友,如果您感觉所写的文章还可读,请您关注并转发给朋友。如果您感觉有所欠缺,请您在朋友圈转发并留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羽毛球拍品牌评测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umaopai.com/306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